牛哥网 · 沈阳蓝天整形美容

迷人宝贝56:他怎么来了?-哎哟

时间: 2017-04-01 00:00:00

迷人宝贝56:他怎么来了?


  一个小时后,宋浅影乘坐的出租车在第一医院门口停下。

  在附近买了个新鲜的果篮,她随即迈开长腿往陆锡远所在的住院大楼疾步走去。

  原本还担心会不小心与陆夫人遇上,谁知当她抵达时,病房内只有陆锡远一个人,未见其他人的影子,宋浅影不禁在心中暗暗松一口气。

  陆锡远正靠着牀头看书,见到宋浅影进来,俊脸微微一愣,很快就绽开一抹温润的笑:“小影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没事就来看看你啊,陆大哥,你好点了吗?”

  宋浅影将果篮放在牀头柜上,勾唇朝他浅浅一笑,言语间溢满了关心。

  “嗯,可以出院了,只不过家里不同意。”

  陆锡远难得朝她眨眨眼,笑,“他们太小题大做了。”

  “毕竟撞到头,还是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吧。陆大哥,谢谢你,如果不是你救了我,恐怕我已经……”

  讲到这,她突然咬了咬唇瓣,接着继续说,“幸好你没事!”

  “傻瓜,就算当时那人不是你,我也一样会救。所以不要自责,也不要给自己的心理有太大压力,轻松点,嗯?”

  “嗯!”

  宋浅影点点头,由衷说道,”总而言之,谢谢你!”

  “既然想谢我,就帮我削个苹果吧。”

  有些人,欠别人人情的时候就会想方设法去还,如若不还,心里会一直压着过意不去,而宋浅影明显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陆锡远正是知道这一点,不想她在这个问题上内疚太久钻牛角尖,所以才转移话题,帮她找到一个很简单的还债办法。

  宋浅影一听到可以为陆锡远做点事情,滴溜溜的眸子陡然一亮,马上颔首笑道:“好的,你等着哈。”

  别说是削一个苹果了,就算让她煮满汉全席,她都会欣然点头。

  于是,宋浅影很快就从果篮里面挑出一个鲜润红艳的大苹果,拿起清洗干净的水果刀,坐在牀边的椅子上,小心翼翼削着皮。

  她有强迫症,见不得削苹果削到一半的时候苹果皮突然断了,所以特地训练出十分熟练的刀工。

  陆锡远双手环胸,狭长的眸子半眯着,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手中的苹果看。

  看着她娴熟的刀法,他脑海中忍不住浮现自己母亲削苹果时的模样,乍然一看,这两人的神情倒是有些相似。

  陆锡远抬手摸摸下巴,心想,约莫两人都是美女、又同时特别讲究刀法,才让他有如此错觉吧。

  “来,陆大哥,给你!”

  在陆锡远的注视下,宋浅影两下半就将苹果削好,递给他。

  “谢谢!”

  陆锡远勾勾唇,伸手接过后随即啃了一口,“特别香脆,你也削一个吃吧。”

  “不用啦,我不怎么喜欢吃苹果。”

  “那洗点葡萄吃吧?”

  陆锡远又提议。

  “不……不用了。”

  宋浅影急忙摆摆手,她是来探病的,怎能把自己带来的水果吃了?那也太没礼貌了。

  “那行吧,要不你吃巧克力?棠苏买了好多过来。”

  话落,他指了指旁边精美的包装盒。

  提到巧克力,那可是宋浅影的最爱。

  爱到什么程度呢?

  一句话,她有多讨厌木瓜牛奶,她就有多爱巧克力。

  所以,当陆锡远提到“巧克力”这三个字时,宋浅影身体里潜藏的贪吃因子,开始蠢蠢-欲动了。

  但碍于女生的矜持,她还是违心地摇摇头,直接推说不吃。

  只不过,陆锡远是什么人?

  名镇八方、牛逼哄哄的检察官,怎会错过她那双水盈盈的大眼里刚刚一闪而过的亮光?

  于是,他薄唇微扬,轻声对她说道:“其实,我不喜欢甜食,特别是巧克力,但棠苏那丫头以为我喜欢,每一次出国都从国外给我带来各式巧克力,怕她不高兴我只好吃了。”

  “那你干嘛不跟棠苏直接说你不喜欢吃呢?”

  宋浅影眨眨眼,有些不解。

  “说了她也不会信。”

  陆锡远讲到这,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,他眸光微闪,但很快就恢复如常,“所以今天难得你在,就当帮我减减负吧?”

  “呵,那好吧。”

  被逼着吃自己不喜欢的东西,的确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,这一点,宋浅影完全能够感同身受,所以想都不想就答应了。

  “那辛苦你了,多吃点。”

  “尽量尽量!”

  巧克力耶,她其实只能尽量……嗯,少吃!

  打开精美的包装盒,里面装满各式各样文字标识的巧克力,可以看出,来自许多个不同的国家。

  不得不说,陆棠苏真有心。

  可她现在堂而皇之地把巧克力吃掉,被棠苏知道,她会生气吗?

  宋浅影拧拧眉,突然有些犹豫。

  许是看穿她的顾虑,陆锡远急忙开口:“放心吃吧,棠苏不会介意的。”

  反正只要他不说,那丫头也不可能会知道,男人心中暗忖。

  宋浅影闻言,不禁暗笑,棠苏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再说又不是买给男朋友吃,应该也不至于生气吧?自己还真是顾虑太多!

  做好心理建设之后,她终究经受不住巧克力魔鬼般的you惑,直接伸手抓了好几颗。

  走回座位上,宋浅影情不自禁就拆掉小包装,将醇香可口的巧克力放到嘴里,舌尖很快就漾起一抹甜味,幸福得让她满足地闭上了眼。

  嗯,真好吃!

  在这一刻,宋浅影忍不住很没志气地想,若是某人可以搜罗全世界各式各样的巧克力给她,约莫她会好了伤疤忘了疼,直接投奔他的怀抱。

  只可惜,他不懂她的喜好,亦或说,他不想懂!

  算了不想,还是好好享受美食吧。

  陆锡远见她闭着眼,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,他不禁抿唇微微一笑。

  深幽的眸光落在她脸上,不知不觉中,溢满了chong爱。

  他没发现自己的情愫,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宋浅影亦是没有发现,而此时站在门口的陆棠苏,却将一切都看在眼底……

  葱白的手指轻轻颤了颤,接着,紧紧攥成拳,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,疼痛在下一秒蔓延,可她依然分毫未顾。

  从未见陆锡远对任何女人流露出这样的chong,在今天之前,陆棠苏兴许还认为,指不定自家大哥是不喜欢女人的,可如今……

  她这是怎么了?

  如果大哥心有所属,自己不应该为他高兴吗?

  可那人是小影……

  见他对宋浅影那么特别,甚至还让她吃自己辛辛苦苦挑选的巧克力,这一刻,陆棠苏心里莫名变得难受起来,更甚至乎,有一种自己的东西快要被人抢走的感觉隐隐窜上来……

  淡定、淡定,陆棠苏,你要淡定!

  小影与霍大哥是天生一对,而大哥与霍大哥两人又是自小玩到大的哥们,以大哥那样正直的性子,怎么可能会跟兄弟抢女人?

  不,一定是她想太多了!

  对的,绝对没错!

  思及此,陆棠苏急忙将心底的异样抹去,接着勾起一抹倾魅终生的浅笑,抬手敲了敲门。

  “叩叩——”

  寂静的空间,突兀的敲门声响起,打破一室沉默。

  “你来了!”

  陆锡远将视线从宋浅影身上移开,见到陆棠苏时,很自然就打起招呼。

  “是的,大哥!”

  陆棠苏轻声应一句,目光却没落在他身上,反而是灼灼探向宋浅影。

  而宋浅影恰好在这时转过头来,与她探究的目光对上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她没做坏事,顶多也就吃了一块巧克力,可此时此刻,她竟破天荒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,真是醉了!

  由于做贼心虚,于是宋浅影赶在陆棠苏说话前开口:“棠苏,好久不见了,最近好吗?”

  自从陆大哥受伤那天棠苏对她爱理不理之后,这还是宋浅影第一次见到她,也不知道她的气究竟消了没有?

  突然,她有些忐忑。

  “还可以!”

  陆棠苏点点头,视线却不自觉掠过宋浅影手中的包装纸,秋水般的眸子悄悄染上一抹暗芒。

  生怕被他们发现,她急忙垂眸,将眼底的异色敛去。

  “看你整天奔波,注意身体喔。”

  宋浅影由衷说道。

  “有心了。”

  陆棠苏淡声回答。

  两人之间的气氛,有些怪怪的,敏感如宋浅影怎会察觉不出来?

  看样子,棠苏还在怪她拖累了陆大哥。

  哎!

  对于这点,她深表无力!

  如果因为这样就让她失去棠苏这么一个朋友的话,怎么想怎么觉得可惜。

  可,她能做些什么呢?

  她暗暗叹气,无解!

  陆锡远并不知道她们以前很熟悉,所以对于两人此时不熟的状态,倒是没作多想。

  不过,他还是主动加入她们的聊天,试图让现场的气氛热络一些,谁知陆棠苏并不买账,态度依然是冷冷的,与她以往的性格判若两人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宋浅影也尝试做了些努力,但不管她开启什么话题,陆棠苏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,最后她只好噤声,眉眼间悄悄泛上一抹失落。

  抬腕看看表,见自己已经在陆锡远病房呆了不止半小时,怎么奶奶还没来电话呢?

  难道是让她看着办么?

  如果这样的话,那她还是走吧!

  虽然她很希望能跟棠苏和好,但见对方待自己如此冷淡,向来脸皮十分薄的她,也不想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,所以还是随缘吧。

  这么想的时候,她倏地站起来。

  “陆大哥,棠苏,你们聊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  话落,她直接拎起包包,语带关心地对陆锡远说,“你好好休息,我下次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嗯,好的。”

  陆锡远轻轻颔首,没有再强留。

  陆棠苏见状,很想开口跟宋浅影说两句软话,谁知话到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咽下,特么地,她也希望能够待她如初,可为何,偏偏那么难?

  她究竟在介意什么?

  烦透了!

  “棠苏,那有空联系咯。”

  宋浅影还是忍不住转头对陆棠苏微微一笑。

  “好的!”

  面对宋浅影纯澈的笑容,陆棠苏神差鬼使地点点头。

  她暗暗发誓,下一次见面,一定要对她热情一些才行!

  跟陆家兄妹俩告别,宋浅影挪步往门口走去。

  而这时,病房的门却被推开,一抹浅紫的身影,踩着高跟款款走进来。

  轰——

  居然是陆夫人!

  在见到来人的这一刻,宋浅影心里咯噔一下,突然间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天要灭她吗?

  她都要离开了,没想到还能遇上最怕见到的人!

  是的,若说苏云汐是她最不想见的人的话,那么陆夫人,则是她最怕见的人。

  倒不是说她讨厌陆夫人,只不过面对着这样一个只要一见面就会打她的女人,心情始终特别复杂,但她却清楚知道,最多的情愫,是伤心……

  晃过神,见陆夫人已经走到她面前,宋浅影急忙低眉顺眼地喊了一句“陆夫人”。

  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  见到宋浅影,陆夫人也没什么好心情,所以当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。

  “我来看陆大哥。”

  宋浅影如实回答。

  “不用你假好心,你没有害死他,我已经谢天谢地了。”

  陆夫人板着脸,好看的容颜上,尽是厌恶,声音也在这时不禁拔高几度。

  “对不起!”

  虽然不是她自愿的,但陆锡远因她差点死掉,这是不争的事实,所以哪怕这句“对不起”她已经对陆夫人说过N多次,可在这一刻,出了这三个字,她无话可说。

  “对不起有用吗?你这个扫把星!”

  不管是陆锡远还是陆星宇,在陆夫人心中都是无比珍贵的宝,而如今,这两个宝贝竟相继为眼前的女孩受伤住院,虽然事情已过,但只要一想起来,她依然忍不住生气。

  “妈,这件事跟小影没任何关心,你何必为难她?”

  看不惯母亲对宋浅影的咄咄逼人,于是陆锡远忍不住出声了。

  谁知,他好心的劝说,听在陆夫人的耳里,无疑是赤果果的偏袒,心中对宋浅影的怨在此时又不小心被挑起。

  她回头,没好气地瞪了陆锡远一眼,“你居然说妈为难她?锡远,你怎么可以为了这个女人,这么对妈?”

  陆锡远虽然跟陆景明有些不对盘,但对她这个母亲,向来是孝顺有加的,说话也都是毕恭毕敬,哪像现在这样,还带着类似不耐烦的情绪?

  真是气死她了!

  未料到母亲的火气会那么大,陆锡远无奈抚额:“妈,您太激动了!我只是表达事实而已!”

  当检察官的职业习惯,让他一向秉公无私,所以哪怕对方是自己的母亲,在陆锡远眼底,此时也幻化成为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,于是他只好耐着性子跟她解释。

  “事实?什么是事实?事实就是她不是什么好女人!”

  陆夫人紧紧攥着手心,看着自己那个冥顽不宁的儿子,突然觉得好痛心。

  倒不是说她反对陆锡远谈恋爱,但也要看对象啊!

  这个女孩怎么看都是祸水,不仅是他们兄弟俩,连霍隽尧也不放过,如此勾男人的儿媳妇,哪个婆婆会喜欢?

  所以无论如何,她都不允许宋浅影与她两个儿子再有任何接触!

  咬了咬唇,她试图抚平心底的怒意,想跟宋浅影好好谈谈,谁知,一直未吭声的陆棠苏,却在此时也帮着宋浅影说话——

  “妈,您这话过分了点。小影很好的!”

  “棠苏,怎么连你也——”

  真是够了,两个儿子还不够,还要再加上她的女儿?

  这个叫宋浅影的,究竟是什么投胎的?

  陆夫人猛地转头,眸光冷冷瞪向宋浅影。

  见她垂着小脑袋,从她的角度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,可她那娇小的身子瑟瑟发抖,却能让人轻而易举看出她的委屈。

  心,在这一刻,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,顿时变得麻麻地,有一股异样,瞬间从胸腔里缓缓蔓延。

 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,她不应该很讨厌她吗?

  不应该再继续狠狠地教训她吗?

  可为何此时此刻,她却莫名觉得她很可怜……

  天,太可怕了!

  意识到自己心境的变化,陆夫人下意识倒退一步,保养得宜的脸上,霍地变得煞白。

  陆棠苏见状,急忙上来扶住她。

  “妈,您怎么了?”

  母女俩感情向来好,于是陆棠苏的语气,十分担忧。

  “妈没事!”

  被女儿撑着,陆夫人这才悠悠晃过神,轻轻应了一声。

  “哎呀,吓死我了!”

  陆棠苏总算松一口气。

  而这时,一直未再说话的宋浅影,终于抬头了。

  如星钻般好看的眸子,蕴着浓浓的歉意,深深睨了陆夫人一眼,接着,朝她鞠鞠躬,语带认真说:“我知道是我害了陆大哥,如今说什么都没用。但请您放心,我对星宇和陆大哥都只是普通朋友之情,别无其他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老婆怎么可能会对别的男人有其他感情?”

  轰——

  他怎么来了?


 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音幽幽入耳,不仅宋浅影心里咯噔一下,陆夫人和陆棠苏亦是身子微微一僵,纷纷抬起头。

  只见男人一袭黑白的条纹T恤,搭配黑色的宽松休闲裤,简单随意的装扮,却透出无与伦比的贵气,只不过,他那张天神般俊美的容颜,此时却是紧绷着,眉眼间透出的冷漠疏离,莫名让陆家母女有些傻了眼。

  待他款款走近时,陆夫人这才率先回过神,抬头,眸光迷离看向他,“阿尧,你说什么?”

  貌似他刚刚说宋浅影是他老婆?

  她该不会有幻听吧?

  陆夫人忍不住眨眨眼。

  而这时,霍隽尧则是大手一伸,不顾宋浅影的抗议就揽过她的腰往怀里带,“陆伯母,如果您刚刚没有听清楚,我不介意再给你介绍多一遍,宋浅影,我霍隽尧明媒正娶的妻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顿时间,病房内一派静谧。

  气氛,瞬间有些诡异。

  男人的手,依然死死禁锢在女人纤细的腰肢上,而他怀中的小女人,一双澄澈的杏眸却是陡然瞪大,不敢置信地抬头望他。

  白炽灯光,映衬着他那好看的眉眼,也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竟让宋浅影有些看不真切。

 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?

  她都准备跟他离婚了,可这个时候,他却大方地在陆家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,这又是为什么?

  不得不说,宋浅影此时心里又很不争气地泛起涟漪。

  站在病房边的陆锡远,也明显愣住。

  在今天之前,他完全就不知道这两人已经结婚的事情,原以为霍隽尧已经选择苏云汐,可却万万没有料到,成为霍夫人的,竟是这位自己向来当妹妹chong的小影……

  他是真心的吗?

  亦或是玩弄?

  陆锡远长眸微眯,潋滟着一抹探究的幽光。

  陆棠苏倒是还好,毕竟之前宋浅影有跟她提过两人的关系,所以她的表现对比起母亲与哥哥,显得淡定多了。

  同时,她在心底也不禁为宋浅影感到高兴,毕竟霍大哥总算在外人面前承认她霍太太的地位,应该是认清自己的心了吧?

  思及此,她下意识往回瞄了陆锡远一眼,见他的视线始终落在宋浅影身上,眸光幽深得令人辨识不清,她手心悄悄攥紧,艳丽的脸蛋微微一沉,胸腔骤然有些闷闷的。

  大哥,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小影了吧?

  怎么可以……

  “你娶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,你奶奶知道吗?”

  终于,还是陆夫人打破了沉默。

  虽然霍家与陆家是世交,但霍家的门第可比他们陆家高多了,陆家都不会接受一个来路不明的孤女当儿媳妇,更何况是霍家?

  因此她完全有理由怀疑,两个人的婚姻根本没有得到霍家长辈祝福与认同,更甚至,霍老夫人极有可能还不知情。

  “陆伯母,还请您注意言辞!她是我的妻子,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,至于我奶奶,都让小影拜见过祖宗了,又岂会不知道?”

  讲这话时,男人眉头紧皱,神色严肃得令人退避三舍。

  刚刚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,就听他这位陆伯母毫不掩饰对小影的厌恶,将她批评得一无是处,一股无名火倏地就从心底窜上来。

  那一刻,他恼得直接想踢门进来 ,可后来顾虑到对方身份特殊,只好硬生生忍住。

  毕竟,那是锡远的母亲,自小把他当半个儿子疼爱的长辈,就算是再怎么生气,他也不好当众跟她翻脸。

  于是,做了个深呼吸之后,他才推开门……

  陆夫人没想到霍隽尧会这么厉声驳斥自己,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。

  此时,在一旁默不吭声的陆锡远,笑着开口:“阿尧,没想到你和小影终于有情-人终成眷属,恭喜恭喜。等我出院后,一定请你们夫妻俩吃一顿。”

  “那我们先谢谢了。”

  不想继续再这逗留,霍隽尧很快就抛下一句让陆锡远好好休息之类的告别话语,然后拖着还处于神思恍惚状态中的宋浅影离开。

  “砰”一声房门关闭的声音,将陆家母子三人隔绝在病房里面。

  他们面面相觑,彼此间神情各异,谁都没有说话。

  半晌,还是陆夫人先开口,“阿尧是不是鬼迷心窍了?那样的女娃儿适合当霍家主母?”

  撇开对宋浅影的偏见不说,在她看来,那女孩子虽然长得漂亮,但看得来太柔弱,只会吸引男人保护的目光,有什么资格担此大任?

  霍家奶奶会同意?

  这也太不科学了!

  陆棠苏闻言,眸光微微一闪,随后轻叹一声,接着说:“妈,别人家的事情您就甭管那么多啦。反正小影已经跟霍大哥结婚,您也不用担心她会跟大哥和星宇有什么牵扯,对不对?再说,我跟小影相处过一小段时间,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。”

  “你呀,谁你都说不错!”

  陆夫人摇摇头,看着陆棠苏的眸光,却是分外宠溺。

  陆棠苏耸耸肩,“那倒不是。至少苏云汐,我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!”

  讲到苏云汐,陆棠苏突然像是想起什么,转头望向陆锡远,“大哥,听说最近要拍的一部以科幻音乐为主题的电影,你居然想用苏云汐当女主角?”

  这部电影将耗资2亿美金,从导演到班底皆是业界一流,更有大制作特效,怎么看都会成为今年圣诞季横扫大荧幕的巨作,而女主角是苏云汐?

  她万万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“嗯!最适合的人选有两个,一个你,一个她。你不是不喜欢拍戏?所以只好找她了。”

  陆锡远如实回答。

  虽说他对苏云汐也没什么好感,但作为一个商人,当然得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客观看待整个事情。

  “那……”

  陆棠苏犹豫一下,接着眨了眨晶溜溜的眸子,勾唇笑道,“我倒觉得小影比我们更适合这部片。哥,要不你跟霍大哥讲讲,让小影来拍吧?”

  她一直认为宋浅影有当明星的气质,若是就这么委屈自己去当个家庭主妇,白白浪费那与生俱来的才华,多可惜?

  再说,女人就应该活得风风光光潇潇洒洒,才不要被男人牵着鼻子走呢!

  听到陆棠苏的提议,陆锡远拧拧眉,没有说话。

  而陆夫人则是急忙摇摇头,“棠棠,那个女人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汤,居然还想把她捧红?你是不是脑子不清醒?”

  “妈,您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针对小影嘛。”

  陆棠苏苦着脸,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。

  “不行!”

  她想都不想就应声。

  陆锡远见状,伸手按按太阳穴,“这个问题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了。棠苏,如果你想换下苏云汐,那你就自己上。至于小影,以我对阿尧的了解,是不可能放手让她出来抛头露面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陆棠苏有些不解。

  陆锡远幽幽看了她一眼,沉吟片刻后,才缓声说:“一个掌控欲及占有欲极强的男人,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窥视他的所有物,哪怕仅仅只是看一眼,而阿尧,就是那样的男人!”

  “可为何他却将苏云汐捧上了顶-峰?”

  苏云汐这几年能迅速蹿红并坐稳天后宝座,谁都知道与在背后默默支持她的男人有重大关系。

  “因为……”

  陆锡远突然顿住,故意卖个关子,好看的唇角微勾,露出一抹倾魅众生的笑,然后,在陆棠苏期冀的目光下,不紧不慢地吐出三个字:“不在乎!”

  陆棠苏闻言,心尖不禁颤了颤。

  她下意识咽了咽欧水,想说什么,却发现自己压根就开不了口。

  因为不在乎,所以才放手让她去抛头露脸,是么?

  大哥,你是不是也是因为不在乎,才任由我这么多年笑看娱乐圈?


  从陆锡远的病房出来后,宋浅影就被霍隽尧强行带到电梯里。

  按下某一层按键,电梯门缓缓合上。

  偌大的空间,此时只剩他们两个人。

  霍隽尧总算将手从她纤腰上挪开,得到自由,宋浅影正想松口气,谁知,下一秒,他突然捏住她的肩膀,将她整个人抵在光滑的电梯墙上,高大的身子瞬间欺上来。

  “解释!”

  男人的语气低沉,好看的眉眼间潋滟的幽光,却泛着致命的危险。

  面对他如此强大的压迫力,宋浅影眉心陡然跳了跳,好半晌,才出声道:“没什么好解释的!”

  “行啊你!”

  霍隽尧俊眸微眯,索性伸手掐住她的下颌,咬牙切齿问,“无缘无故失踪五天,手机也不开,你就没想到别人会担心,嗯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宋浅影眸光闪了闪,很想说她是故意的,又怎样?

  可在这一刻,她很识时务地选择将话咽下。

  因为她知道,只要她现在敢顶撞他一句,这男人分分钟都能掐死她,何必呢?

  于是,她眨了眨晶溜溜的眸子,接着抬手用力将他的大掌掰开,“不是说你病了吗?我看现在精神气倒是很好。”

  混蛋!

  还以为他是真的为了找自己病倒,如今看来,也只不过是一场苦肉计。

  呵,宋浅影,你还是太将自己当回事了。

  “别想转移话题。给你一分钟时间解释,否则,别想踏出这个电梯门!”

  男人的声音依旧冰冷,目光犹如一把利刃,狠狠地刺向她。

  宋浅影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心里暗忖,要不就摊开讲吧,反正已经做好离婚的准备,还怕他不成?

  想到这,她轻轻蠕动着娇唇,抬眸淡淡看了他一眼,语带认真地说:“霍隽尧,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!”

  霍隽尧未料到她会突然间如此严肃,莫名闪了神。

  电梯“叮”一声打开门,见自己所住的楼层到了,他索性执起她的手,二话不说就将她拽出去。

  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,终于抵达他的房间。

  不想被任何人打扰,因此推门进去后,霍隽尧就顺便将门反锁。

  宋浅影正组织语言打算跟他摊牌,谁知话还没说出口,整个人就被他打横抱起,往病牀边走去。

  密闭的空间,孤男寡女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不用想都知道。

  生怕等下又被他吃干抹净,她只好奋力挣扎。

  “快放我下来!”

  “不放!”

  “霍隽尧——”

  “乖点!”

  乖点?

  哼,当她是小猫小狗吗?

  某女气不过,直接就将手中的包包狠狠砸向他胸口。

  男人闷哼一声,难受地皱皱眉,之后抢过包包扔到地上,可却依然没有放开她。

  三两步就走至牀边,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把她扔在Kingsize的大牀上,紧接着,高大的身子顺势压住她。

  “现在可以说了!”

  双手撑在她的脖子两侧,他目光沉沉睨着她。

  宋浅影狠狠拧眉,伸手推推他,可惜,他稳如泰山,怎么都无法撼动。

  “你起来,这样子,我怎么跟你谈?”

  离婚啊,她要跟他谈离婚,可有见过哪对夫妻是这样子谈离婚的吗?

  “任性失踪的理由是什么?还有,明明知道我生病,却跑去看陆锡远,理由又是什么?”

  只要一想到她来医院,首先看的是陆锡远,霍隽尧心里就燃起浓浓妒火。

  原以为她知道自己生病,肯定会第一时间赶赴来医院看自己,谁知,他左等右等,等来的却是她风尘仆仆跑向别的男人的病房,更甚至,还无端端受到陆夫人的嘲讽侮辱……

  死丫头,是不是真打算气死他?

  “……”

  还好意思问她理由?

  若在听到那样的话之后,她还能无动于衷,也就奇怪了!

  “说!”

  见她不说话,他气闷低头,在她下巴狠狠咬一口。

  原本是打算先将她狠狠吻个够再找她算账的,可转念一想,自己还在感冒中,她身体那么弱,不希望她受到感染,所以才硬生生将这股冲动压下。

  “你先让我起来!”

  这个姿势实在不适合谈任何事情,尤其是,某件很可能会令他抓狂的事情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霍隽尧!”

  “好!”

  男人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妥协。

 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,宋浅影一骨碌从牀上爬起,接着急急忙忙跑过去将在地上的包包捡起。

  霍隽尧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优雅地翘着二郎腿,眸光如炬一瞬不瞬盯着她,将她的动作全数看在眼底。

  他薄唇微勾,想说什么,最后还是忍住,耐着性子等她。

  宋浅影很快就拉开包包的拉链,拿出一个牛皮纸袋。

  从里面抽出几张A4大小的纸张,提起钢笔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的大名之后,她才挺直背脊款款走过来,将文件递到他面前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男人长眸微眯,一时间脑子竟有些转不过来。

  “不识字吗?”

  宋浅影抬眸,冷冷瞪他一眼,“自己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时,霍隽尧的视线才落在文件上,见到那黑色醒目的“离婚协议”四个字,深潭般迷人的眼底,霍地窜上一缕怒意。

  他将文件抓到手中,骨节分明的手指咯咯作响,不一会,直接将协议撕个粉粹。

  “霍隽尧,你别太过分!”

  眼见自己专门请律师拟好的协议就这么化为一地碎片,宋浅影气得攥紧手心。

  “谁给你这个权利离婚?”

  好吧,她任性离开、音讯全无,他认了!

  她不顾他的病情,跑去看陆锡远,他也认了!

  可现在呢?

  跟他闹离婚,这又闹哪出?

  饶是他再chong她,也是有限度的!

  “你是不是想找死?”

  男人的脸色愈是阴沉,眉眼间透出的戾气,让宋浅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别过来!”

  是有想过他会不愿意离婚,可宋浅影却万万没想到,他的反应竟会如此激烈……

  如此可怕的他,不由得让她联想起,五年前那个暴雨夜,他不顾自己的抗议,狠狠将她占有的那一幕……

  天,她后悔了!

  她根本就不应该来见他!

  迈开脚步想逃,可男人却比她的速度更快,高大的身子宛若一只迅猛的豹,直接将她逼至墙角。

  “你当我霍家的大门是旅馆,随意进出,嗯?”

  男人这句话,几乎是从齿缝里迸出来的。

  特么地,若不是太不舍得,他真想捏死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!

  离婚?

  这段婚姻开始的是他,就算要离,也应该由他说了算,哪里轮得到她?

  再者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他的认知中就没有离婚这两个字,她是他的太太,一辈子都是,无论谁,都休想从他身边把她抢走,就连她自己,都没有资格Say-byebye!

  “我只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,你,我高攀不上,就这么简单!”

  宋浅影硬着头皮,顶了他一句。

  哪怕是过了好几天,他伤人的话语,依然清晰萦绕在脑海,挥之不去。

  “陆伯母的话,你别放在心上!”

  情商太低的男人以为她是在介意陆夫人刚刚的态度,忍不住出声安慰她。

  “呵——”

  宋浅影突然冷笑一声,仰起小脸,澄澈的杏眸里,不由得染上一抹无奈,“你以为一个不相干的外人,会让我想跟你离婚?”


热门新闻
推荐新闻
推荐图片